首页 > 专题 > 中国西藏
西藏人享受现代文明不忘坚守宗教信仰
中国特稿社 战艳

2008-04-30

  35岁的达娃是拉萨一家地方新闻网站的网络管理员,作为西藏年轻一代的一员,他在生活里平衡着工作事业与宗教生活,宗教给予他重要的精神力量。

  达娃认为,藏传佛教对于他更多是在血液里,而非在外在形式上。“我在重要的节日里肯定要陪家里的老人去拜佛,但不可能每天去转经。年轻人想的还是怎么找个好工作,给社会创造财富,这在世界哪个地方都是一样的。”

  达娃在中国多个城市完成了他的学业:小学在拉萨、中学在重庆、高中在北京、大学在西安。大学时他主修计算机专业。

  宗教仍是他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你想,我们结婚的时间都是请喇嘛打卦定下的。佛教是我们的脊柱,在文化和生活里无处不在。”

  达娃也喜欢通过MSN与内地的朋友聊天。 “拉萨3月14号发生了骚乱,内地朋友很担心。用MSN聊天很方便,” 他说。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所长郑堆说,很多藏族人注重对来世的追求,对现世看得很淡。他们希望在有生之年多积功德并多拜佛,以求来生的幸福。随着年龄的增长,态度更加虔诚,年迈的藏族人对于朝神礼佛尤其注重,很多人除了吃饭睡觉外,几乎手不离转经桶。

  48岁的小食品店店主央金每天早上起床祈祷,打第一桶水后,把水小心翼翼地倒进佛龛前的小碗里。她说:“每天第一道清洁的水要敬献给神佛,显示我们无限的敬意。”

  很多虔诚的佛教徒像央金一样开始一天的生活:祈祷、换水、点燃酥油灯,然后去转经或去工作。

  郑堆说:“在雪域高原,佛教的影响无处不在。最美丽宏伟的建筑多半是寺庙,最珍贵的文物往往藏在庙里,西藏的医学、天文、历算等都曾长期掌握在僧侣手中。”

  在通往拉萨的公路或山间羊肠小道上,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的朝圣信徒,前身围着牛皮或帆布,双手戴着木板和布制作的“护手套”,每走一步便全身伏地、以“磕长头”的方式向他们心中的圣地--拉萨前进。

  不过,现代文明带来的科技成果也逐渐融入了西藏人独特的宗教虔诚之中。

  来自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嘎玛赤列第一次坐着火车到拉萨朝佛。随着青藏铁路的开通,越来越多的藏族信教群众选择坐火车到拉萨朝佛。

  “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到拉萨朝拜大昭寺,” 嘎玛赤列说。“过去,我们那边的人到拉萨选择坐客车或者包别人的车,总的车费与现在火车票价格差不多,但是火车比汽车安全和方便多了。”

  西藏甘丹寺经师格桑曲丹说,他最近托朋友从北京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希望用多媒体形式给自己的徒弟们讲经授法。

  “现代文明是人类智慧的共同财富,它不会降低西藏寺院里朗朗诵经声,也不会放慢信徒转经路上的脚步,”格桑曲丹说。

  西藏自治区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西藏自治区目前共有1700多处藏传佛教活动场所,驻寺僧尼约4.6万人。

  “西藏人对佛教的信仰程度是独一无二的,”郑堆说。“藏传佛教有上千年的历史,对藏民族文化影响根深蒂固,藏族的文学、音乐、艺术等大多与佛教内容相关。”

  郑堆说,西藏自治区成立后,西藏人民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得到了充分的尊重和保护。自治区成立以来,中央人民政府先后投资3亿多元人民币,修复开放了1400多座寺庙。

  25岁的僧人洛桑平措在西藏山南地区的达布夏珠林寺修行。他11岁就被送进寺庙里,因为按照藏族的习俗,一个家庭中如果有一个孩子能在寺庙修行,是全家的荣耀。

  在已有700多年历史的达布夏珠林寺里,香客们自由出入酥油灯闪烁的昏暗佛堂,朝拜佛像和唐卡,身披紫红色袈裟的僧人们围坐在佛堂中念经。

  洛桑平措每天从清晨“伸手能看到指头” 时起床,颂经到黄昏。这样的生活并没有让他感到枯燥。他说:"在我们西藏人看来,读经是最好的事情。”

----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