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中国西藏
藏汉文图书出版架起沟通的桥梁
(中国特稿社)荣娇娇

2008-04-30

  坐在堆满各种藏汉图书的办公室里,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编辑南加才让谈起20年前苦于没有书读的日子,还是感慨不已。当时还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读中学的他,每个月唯一的“精神食粮”就是一张当地的少年报。

  “这张少年报要给全班30多位同学传着看,有时候我只能用手摸一下,或者飞快地扫一眼,”32岁的南加回忆道。

  在中央民族大学获得藏学博士学位后,南加2007年来到中国藏学出版社工作。他说这工作最吸引他的就是能出版更多的藏文图书来推广藏语和藏族文化,让更多的藏族年轻人不会像他从前那样缺乏可读的好书。

  成立于1986年的中国藏学出版社已经出版了藏族古籍史料、藏学研究专著以及关于西藏宗教、文学、诗歌、艺术理论和语言文字等600多种图书,其中

  60%是用藏文出版的。

  中国现有的包括西藏人民出版社、青海民族出版社和甘肃民族出版社在内的八家藏文图书出版社,先后出版了关于西藏历史、宗教等其他领域的6000多种藏文版图书。

  截至2007年,中国累计出版关于西藏的藏汉文图书11400多种,1.3亿多册,图书产量每年保持20%以上的增长速度。目前,西藏有藏汉文报纸23种,出版报纸5550万份。

  西藏在1951年和平解放前,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新闻出版业,仅有的若干木刻印经院印出的几乎是清一色的经书。很多珍贵的文献只有一到两个手写本,而且流通数量被严格限制。

  新中国成立后,西藏的历史文献才第一次得以仔细保存、分类、出版并且大规模地发行,西藏的新闻出版业才从无到有,逐步发展起来。那些图书匮乏、读书只是少数人特权的日子也逐渐成为历史。

  西藏新闻出版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西藏新闻出版总产值3.8亿元,

  占西藏GDP的1.2%,保持了12%以上的发展速度。

  “正是由于中央与地方政府重视和支持藏族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藏语得到发展繁荣,藏文书籍出版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副所长揣振宇说。“这种支持的力度是史无前例的。”

  收录有多部经典和论著的藏文《大藏经》,由《甘珠尔》《丹珠尔》两部分组成,既是宗教典籍,也包含了许多藏族文化的内涵。然而,在流传过程中,《大藏经》出现了许多不同的版本。

  为统一校准内容、荟萃各版本特点,从1986年起,中央政府在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设立了对勘藏文《大藏经》项目,对所有版本进行对勘精校,由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对勘藏文《大藏经》,多年来对这项文化工程的投资超过4000万元。

  “这些做法可以进一步推广藏学,让更多的中国学者能在国际藏学研究上有更大的影响力,逐步改变目前西方学者领先藏学研究的状况,”中国藏学出版社社长周华说。

  除了出版藏学研究书籍,中国藏学出版社还出版包括农牧业知识,法律科学知识在内的藏语科普读物,免费分发给藏区牧民。

  “我以前在藏区做调研时,每天都被藏族群众对外界知识的渴求而感动,而他们手头能阅读的图书实在是太少了,” 出生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周华说。

  他说他曾经看到两位藏族乡村教师的书桌间摆放着一本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的藏汉词典,因为两人只能各负担一半书价,所以要轮着翻查。而这本词典的价钱出版社已经压到最低,基本上是赔本发行的。他走访一户藏区牧民的时候,看见那位牧民正在翻看自己儿子的小学课本,想从中找到有关放牧的知识。

  “看到这一切,我深深地感到藏民们非常需要那些可以教给他们日常生活知识,帮助他们解决日常生活问题的图书,”周华说。

  “(这些书籍)不仅能让他们学到知识、解放思想,也尊重了他们的文化。这是不矛盾的。”他回忆说,有位藏族牧民非常高兴地告诉他,在出版社送给他们的图书上,他知道了中国的绕月计划,虽然根据藏族传统文化,月亮是很神圣的,是不能被侵犯的。

  周华说,在帮助藏族群众能顺利传承自己传统文化并保留自己风俗习惯的同时,也要帮助更多的汉族群众更加了解和尊重藏族文化。因此,中国藏学出版社也出版了一批介绍藏族文化传统的汉文图书。

  “如果有更多的人能了解藏族文化的精髓就是崇尚和谐、包容多元文化的,那就更好了,”南加说。

  “文化是可以超越民族的,而且也不分先进和落后。我们可以取藏汉两种文化的精华。”周华说。

  他说:“当藏族群众更多地了解了外面的世界,同时更多汉族群众能了解并懂得欣赏藏族文化,那么两个民族之间的理解和尊重就会加深,不必要的冲突就可以避免。”  (完)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